一个不重要的小号

一个没有标题的日常



*是的我还是搞了,写手太难了。

*我没搞rps这不是rps我从不搞rps(草。

*大量私设。

*我好想吃老司机组的粮(巨小声闭比。

 

 

 

***

 

主神空间没有昼夜和四季之分,或者说这间日式庭院内时刻与季节的体现完全取决于主神的心情。

 

比如现在,正午的夏日已经持续了快一个礼拜——这个时间当然也只是估算,在没有其他更好的计算方法的情况下,他们也只能选择相信佩德不知怎么鼓捣出来的那块机械表——深谙主神尿性的各位轮回者早早的就放弃了抗争,反正主神空间大致也算是个现代建筑,纳凉设备还是不缺的。

 

至少在今天之前还是这样的。

 

 

 

吴凡摊在走廊唯一一块有屋檐遮挡阴影上,衣服前襟全部扯开,仰天瞪着挂在上方的风铃,企图从那岁月静好的画面中听到一些能代表凉风的叮咚声。

 

“你稍微注意点影响啊。”

 

一块人形的阴影投下,老仙一头半长的金发胡乱的束在脑后,披风不知道丢去了哪里,亚麻的白色里衫袖子被高高挽起。

 

吴凡一根手指也不想动,撩着眼皮打量了一下对方,能看到有汗水顺着他的耳后沿着脖子落入领口。

 

“……祈雨在她房间里召唤了水元素,雪小姐她们都去了。”

 

“那还行。”

 

老仙在他身边一屁股坐下,靠在廊柱上,用力扯了扯自己的领口,伸手胡乱的在脸上和脖子上抹了几把。

 

“你们那里呢?佩德搞定中央空调没有?”吴凡有气无力的问,余光能瞥到在自己身旁伸展的裸足和两条光洁的小腿。

 

“没呢,修到一半热晕过去了,治疗术没什么用,”老仙用手作扇子状给自己扇风,起到了一定的心里安慰作用:“杰森正在物理叫醒。”

 

“物理叫醒还行……”

 

“我们去祈雨那儿乘凉吧。”

 

“她们三个女生在一个房间,你凭什么觉得会让你进去。”

 

“凭我是辅助。”

 

“雪小姐刚让狂战把肥羊拎出来。”

 

老仙神色颇为怪异的看了他一眼,停顿一下问道:“……你该不会是跟肥羊一起被拎出来的吧。”

 

“……”

 

“……”

 

“妈的有本事冬天不要来我这里蹭火焰刀。”

 

“……去买把冰轮丸吧。”

 

“没有钱。”

 

“众筹。”

 

“草……”

 

 

 

一道身影从屋内掠出,跨步跃过走廊上四条纵横交错的腿,顶着烈日径直走向庭院中间的那片池塘。

 

池塘里没有荷叶,也没有鱼,没有任何活着的事物,只有一个蓝色半透明的球体,像是没充足气的气球,在清澈的水中起起伏伏,四处飘荡。

 

吴凡先是眯起眼感受了一下那人衣摆带来的凉风,直到老仙肢体僵硬的戳了戳他的脑袋,他才缓缓抬起头,与老仙一起目瞪口呆的将目光投向站在池塘边的人。

 

毕竟不是谁都能在这个温度下依旧固执的穿着外套裹着围巾,双手插兜以睥睨众生的视角与主神交涉的。

 

……那大概是在交涉吧。

 

吴凡和老仙面面相觑,没有蝉鸣的夏季庭院寂静无声,也听不到任何交谈的声音。眼前的景象就仿佛是一幅静止画,除了站着那人周身隐约缠绕的黑色薄雾。

 

“老仙,我是不是眼花了,”吴凡有些窒息,这样的打扮似乎让他也有种被布料紧紧包裹无法散热的错觉:“我好像看到邪教在冒烟。”

 

“不知道,可能是熟了吧。”老仙也扯起自己的领口擦了擦鼻翼的汗水,眼神看起来很有些生无可恋。

 

“熟了还行……”

 

吴凡小声嘀咕的时候邪教已经转身在往回走了,比平时还要苍白几分的脸有半张都被浅灰色的围巾遮着,黑紫色的扭曲魔纹张牙舞爪的几乎要爬上额角。

 

他朝走廊上瘫着的两人望了一眼,没多说什么,只点了点头当打个招呼,就快步走进了室内。

 

 

 

就像坏掉的机械表再次被人拧上发条,在头顶上方挂了不知道多少时日的太阳开始向西落去,很快就进入了黑夜。虽然温度依旧是夏日的高温,但体感却是比太阳直射的白天舒适不少。

 

期间老仙倒了两杯水跑去祈雨房间,再回来手上端着的就变成了两杯刨冰。主神空间没有储备果酱,吴凡在客厅矮桌上的果盆里一阵翻找,终于从一堆柠檬中掏出了一个梨。

 

“……这好像是我上上上上个世界最后抽奖带回来的。”吴凡拿着梨不是很确定的回忆道。

 

“嗯,把它放下吧,”老仙点点头:“知道你非酋了。”

 

“草。”

 

“放了那么久里面肯定都烂了,还是柠檬吧。”

 

吴凡切了两片柠檬丢到老仙的冰里,自己则端起什么都没加的那份,一边吐槽“小巫女二五仔,做个冰都一股土渣子味”,一边吃了个精光。

 

 

 

夜幕降临,庭院里变得热闹起来,不知从哪里钻出的一道道人形影子开始无声无息的四下飘荡,原本沉在池子里的主神也消失了踪迹。

 

“哇……开始了,又开始了。”

 

吴凡再次瘫回到走廊的地板上,身后的屋内灯火通明,但庭院却像是被某种力量隔绝了光源,浓重的黑暗中只能看到幢幢人影。

 

“毕竟晒了这么多天,再不出来放个风,黑暗灵都要造反了。”

 

“他们黑暗阵营的也不容易。”

 

“想什么呢,”老仙瞥了他一眼:“真实的暗影系刺客早就找了个影子躲进去纳凉了。”

 

“……”

 

“而虚假的刺客只有一面盾牌,不知道是能扇风还是遮阳。”

 

“……草。”

 

吴凡在木质地板上翻了个面,摆出一副懒得理你的姿态:“……浮云人呢?”

 

“不知道啊,应该在哪个阴暗潮湿的角落快活的苟着吧。”

 

“……”

 

吴凡低声不知道骂了句什么,不算努力的扭动了几下,似乎是想爬起来,不过地板吸引力太大,没有成功。

 

“我晚上就睡这里了,”他宣布道:“然后让邪教派一只黑暗灵用盾牌给我扇风。”

 

“你猜他会不会理你。”

 

老仙挠了挠后脑,白天用来绑头发的绳子不知道弹去了哪里,半长的金发戳在脖子里的感觉让他有点烦躁:

 

“你怎么不让镜像给你扇。”

 

“镜像又没有战斗力。”

 

“没有战斗力拿个盾都不会吗。”

 

“拉轰说不会。”

 

“……”

 

“哎,我最惨了。”吴凡沉闷幽怨的声音仿佛是从地板下面传来的:“要钱没钱,要技能没技能,身边只有一个不会制冷的奶妈,一点用都没有。”

 

“???”

 

老仙顿时觉得自己的手控制不住的开始抽抽,奇痒无比:

 

“老子不会制冷但是会智障,来一发吧傻了就不觉得热了。”

 

“老仙你个浓眉大眼的不要骗我,”吴凡眼角余光瞄到老仙伸出的指尖真的开始闪烁金光,赶紧双手一撑麻利的坐起来:“智障术根本没有这种效果。”

 

“有没有效果你试一试就知道了。”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门边突然传来的声音打破了走廊上诡异的气氛,两人下意识的同时转头,就看到蓝发的机械师正搭着移门把手,满脸血的看着他们。

 

“草!”

 

“佩德你干嘛?!”

 

“关门啊,”佩德奇怪的看了他们一眼,他身后的室内隐约有凉风吹出:“空调修好了不关门的吗?”

 

“卧槽修好了吗。”

 

“那你的脑袋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我修到一半好像睡过去了,醒过来就这样了……”

 

“……可能是正义的伙伴看不下去你的挂机行为了吧。”

 

“?????”

 

“看起来我晚上不用睡外面了。”

 

“那你们到底要不要进来。”

 

“要的要的。”全敏加点的剑客一个鲤鱼打挺弹起来,猫着腰钻进屋内,几步之后就不见了踪影。

 

老仙慢吞吞的跟在后面,想了想,还是搓了个治疗术丢到佩德头上。

 

 

 

 

Fin.

190828

 

不重要的后记:

一个毫无内容的烂流水账,也不敢有内容,大量私设:

日式庭院是5%视频背景推测+95%个人趣味;

土元素手捣刨冰你值得拥有;

9012了我特么还是那么喜欢分梨梗;

黑暗灵设定参考诡秘黑夜途径(一个邪教苏);

还有一车私设没写的有缘再见吧(???

我想吃吴凡/老仙,还想搞邪教(发出内心的声音.mp3

我赌5毛他们不会来看lft。

 

评论(3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