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重要的小号

擎苍小哥风评被害(不是(就不打标签了吧(?

记一个平常的早晨



 

*我还敢(梗脖子。

*又一船私设+个人趣味。写的有点飘(忏悔.jpg

*想搞cp,但是不敢,只好啥啥不干坐着聊天。

*流水账。

*擎苍小哥是个妙人,可惜出道遥遥无期。

*不上升不上升,看我原地怂成一坨。

 

 

 

***

 

黑夜褪去,无机质的光明再次笼罩了这片空间。少了清晨特有的低温和湿润感,空旷的日式宅邸维持着适宜的温度和湿度,看起来毫无生气。地板上有点点窗户形状的光斑,透过光线能看到空气中细小的尘埃静静漂浮着。

 

有人从二楼缓步走下,木质楼梯嘎吱作响,在这样的环境里显得格外清晰。

 

早起的黑暗法师面无表情,黑色的发梢还有些潮湿,眼镜也取了下来,放在胸前的口袋里。他今天只穿了件款式简洁的白衬衫,袖子挽起,左手的臂弯里夹着一个蓝色的球体。

 

球体上一对深邃的豆豆眼波澜不惊,下撇的眉毛同往常一样精神的耷拉着,对于这种随意的携带方式毫无反应,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球形玩偶。

 

邪教走到一楼,拉开餐厅的门——虽然在这个时间相对停滞的空间里,理论上是不需要进食的,不过大部分人还是愿意定时吃点什么,让自己更像一个人类——却意外的发现餐桌旁已经坐了两个人。

 

老仙抄着兔耳棉拖的脚交叉着架在餐桌上,整个人呈く字形,一手垫在脑后,另一只手搭着肚子,坐在木质的高背椅上保持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而吴凡坐在他对面,面色不善,双手翻飞,正在飞快且精准地将一袋瓜子分离成一盘果仁和一堆壳。

 

邪教愣了一下,不由的后退两步,转头将视线投向连接着客厅的庭院——果然越过长长的走廊,可以看到庭院内有人影晃动,像是在打着军体拳。

 

“你们昨晚又熬夜打牌了。”邪教笃定的问道。

 

“唉……”老仙幽幽的叹了口气:“漫漫长夜,无心睡眠……”

 

邪教摇摇头,绕过餐桌进入厨房,四下打量了一阵,随后踮起脚打开了一个位于高处的橱柜,被带出的灰尘呛了两下之后,抬手将一直拿着的蓝色球体放了进去。

 

餐厅里的两人静静的看着他完成了这些操作,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最初的时候还有人吐槽“我们这个主神怎么还能休眠的”“是伪劣产品吧”“能退货吗”,但是主神对此没有作出任何解释(至于有没有记在小本子上就不得而知了),到了该休眠的时候还是双手一摊直接挂机……假如那两团确实是手的话。

 

“……拉轰这次醒来后肯定会很怀念被雪小姐或者祈雨抱着到处走的日子。”老仙最终说了这么一句。

 

“虽然小巫女经常丢三落四,我们还得帮她满房子的找不知道滚到哪里去的拉轰。”

 

“你可以把‘们’去了。”

 

“草。”

 

“我也是为他好,”邪教随手从厨房拿了个杯子出来,语气里却是能听出一些愉快的情绪:“狂战昨天突然跑过来问我觉得拉轰是软的还是硬的。”

 

“……他怎么连主神也想搞的。”

 

“他有什么不敢的。”

 

“所以拉轰到底是软的还是硬的。”

 

“不如你现在去摸一下试试。”

 

“还是算了……等等!”

 

老仙眼角余光看到邪教拿着水壶正要向手中的杯子倾斜,便立刻出声阻止,却还是晚了一步。从壶中汩汩流出的并不是预想中的清水,而是一种隐约散发着酸咸气味的米白色液体,仔细看的话,似乎还透着些许诡异绿色……

 

“嗯,”老仙沉重的点点头,“里面是酸豆汁。”

 

“小巫女又搞什么。”

 

邪教果断转身再次进入厨房,将杯中的不可名状全部倒入水池,又打开水龙头持续的冲洗着手中的杯子 。

 

“你们昨天打牌没赌谁出去买早饭?”邪教洗着杯子随口问道,却在看到吴凡愈发阴沉的脸色和即将盛满的那一盘瓜子仁时,有些恍然:“……今天外面是什么地方?”

 

“核平小镇。”

 

“和平小镇?”

 

“核平小镇。”

 

“……”

 

主神空间,也就是这间日式宅邸的正门是可以打开,也可以随意出入的。只是每当黑夜过去重新进入白天,门外连接的世界就有可能发生变动。至于会连接哪个世界,主神表示这是随机事件,他也没办法掌握——当然,没有人相信他的话。

 

邪教再次把刚从水龙头接来的一杯液体倒掉,忍不住叹了口气:“怎么不让小巫女做些冰融了,至少还能喝。”

 

“她没魔了。”老仙把视线投向天花板,语气忧郁。

 

“……”

 

邪教终于还是点了点头,也没再问为什么她在主神空间还能把自己搞空魔。

 

 

 

 

三人的早餐会气氛还算融洽,邪教抓了一把瓜子坐在老仙身边嗑着。期间吴凡起身出去了一趟,拿了包新的瓜子,顺便把身体下滑结果卡在椅子和餐桌之间的老仙给拎了起来。

 

虽然并没有早餐。

 

“这样说起来,好像也只有杰森的臭豆腐还能当正常食物了。”吴凡终于剥出了一整盘瓜子仁,往老仙面前一推,自己则向后倒去靠到椅背上,双手下垂,指尖似乎还有些抽搐。

 

“他当时任务结束的时候不是说,谁再让他见到臭豆腐,他就把谁的脑袋砍下来吗。”邪教撇撇嘴,又忍不住回想起了当时那个在现实世界醒来后几乎患上臭豆腐PTSD的倒霉孩子。

 

老仙伸出三根手指,拈了几粒瓜子仁丢进嘴里:“但是谁能想到回来之后拉轰发的队长福利,是让他们把凭空捏造垃圾食物的能力固化下来呢,他倒是没去把拉轰砍了……哎,果然还是没自己嗑来的爽啊。”

 

“拉轰只有个头怎么砍。”

 

邪教嗑完了一把正探身去够刚拆的那包,听见老仙的感慨,便顺手往他面前也倒了一小堆。老仙看了眼手剥瓜子仁,又看了眼新鲜的带皮瓜子,果断的选择了后者。

 

剥了一早上瓜子的剑圣眼皮直跳:“草,老子的刀呢。”

 

“你有意见找浮云去,他出的主意。”老仙咔嚓咔嚓的嗑着:“谁让你输了牌不肯出去买早饭。”

 

“妈的,就算我出去也只能买到酸豆汁啊。你喝张奶奶的酸豆汁还不如喝祈雨的,她这个又不耗魔,管饱。”吴凡自己也吃了一把瓜子仁,回味一下,最后还是摇摇头,跟着他们一起嗑起了新鲜瓜子:“……还是留着给浮云喂虫子算了。”

 

“我就算是渴死,嗑瓜子嗑到嘴秃噜皮,也决不会喝一口小巫女的酸豆汁的。”老仙信誓旦旦,一眼都不愿意看那个装着酸豆汁的水壶。

 

“不过等小巫女起来,确实得让她召唤水元素做点冰备着,”邪教同样目不斜视,“鬼知道我们要在这个地方呆多久。”

 

“说不定下次任务,一群人冲出去要先为了水源打个架。”

 

正说着,楼上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动静不大,木质楼梯的固有噪音也被控制在了很小的范围内。

 

三人一齐转头看向门口——邪教进来的时候没有关上,而餐厅的门正对着楼梯侧面——便看到金发的狙击手睡眼惺忪,脚步轻盈的走下楼梯。乱成鸟窝的碎发用一根粉色的发带固定着,而身上则套了一件纯棉的白色T恤,上面印着一只毛茸茸软绵绵的玉桂狗。

 

晓永在餐厅门口停下脚步,打到一半的哈欠硬生生卡在了喉咙里:他也是没想到起那么早还能被人强势围观。

 

“呃……这是之前女孩子出去逛街的时候托她们带的,虽然是我说不挑款式……”晓永扯了扯衣服,有点不自在的解释道。

 

大家点点头表示理解。老仙翘着二郎腿,此时还将脚上那只雪小姐指定款的拖鞋朝他抖了抖。

 

“你是不是忘了小猫也是‘出门逛街的女孩子’中的一员。”邪教一针见血的指出。

 

“确实。”晓永揉了揉额角,眼睛扫过桌上的一片狼藉,没能从中发现瓜子和瓜子壳以外的东西:“对狙太多次,是真的忘了。”

 

“真实,”吴凡噼噼啪啪的嗑着瓜子,口齿倒是意外清晰:“她没给你买女装已经是素质极高的表现了。”

 

“……买了我也不会穿。”

 

“如果小猫真买了女装——”老仙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一个哆嗦:“也许圣墓会穿吧……”

 

“卧槽老仙我看错你了,”吴凡呸了一口瓜子皮棒读道:“没想到你平时一本正经,背地里居然在幻想队友女装——你说擎苍会穿我还能赞同一下。”

 

“我不是我没有……”老仙放下瓜子,抬起手沉重的扶住额头:“我们永远不知道他们龙族的脑袋里装的都是些什么……还记得圣墓刚来那会儿的第一个任务吗?”

 

餐厅的空气突然安静了一小会儿,然后便听到沉思了片刻的邪教和晓永异口同声的回答:

 

“那次死的早,没看到。”

 

 

 

 

“卧槽拉轰怎么在柜子里。”

 

晓永的声音从厨房传出,吴凡和老仙愣了一下,齐齐扭头看向邪教,而邪教则慢悠悠的丢掉一片最后瓜子皮,拍了拍手开口道:

 

“你不知道。”

 

“那我还是不打扰他了吧。”晓永满头问号的收回了想把主神拿出来的手,转而走向冰箱:“我说,就算外面出不去,不是还有我前段期间打到的猎物吗,就不能炖个肉汤什么的。”

 

“我倒是不建议你现在打开冰箱。”吴凡已经收拾掉了桌上的狼藉,此时手上正拿着一副扑克在高速洗牌。

 

“为什么?”晓永关上除了一碗鸡蛋外空空如也的冷藏室,手正搭在冷冻室的门上缓缓拉开。

 

“因为你看了就有可能会需要过一个san check。”

 

老仙的声音飘过来的时候晓永正好将视线移向了冷冻室,只看了一眼便迅速后退两步,手搭上空间手环,看起来似乎是准备直接掏枪。

 

“这什么东西?!”

 

——冷冻室内部被冰块结结实实的冻成了一个整体,一看就知道不是冰箱自身的制冷功能可以做到的。而流淌着魔力波动的冰晶内部则是一大簇洁白的蘑菇,人畜无害的盛放着。也许是因为冰面反射的关系,它们看起来似乎在静静的舒展伸长,马上就要触碰到与外界分隔的那片平面了。

 

“圣墓之前采回来的蘑菇啊。”

 

“当时不是确认没毒之后直接炖汤了吗?”

 

“还落了一个在冰箱角落。”

 

“那怎么会有那么多,还有我的肉呢?”

 

“被蘑菇吃了呗……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

 

“……???”

 

晓永神情僵硬,缓缓把冰箱门关上,想了想又问道:“之前的蘑菇汤不是还有人喝了吗?”

 

“对的。当时没什么事,现在可能在写遗书吧。”

 

一直没作声的邪教突然丢下一把顺子,并摊手示意自己没牌了:“所以你俩昨晚不睡觉就是在这里守蘑菇?”

 

“是啊我们不相信小巫女做的冰……跟你打牌真的一点意思也没有。”老仙翻着白眼把手里的牌一扔,向前趴到桌子上,脸埋进了臂弯里。

 

“我倒是想去睡最后一觉,”吴凡开始理牌,发现有几张被老仙的胳膊压住了,便伸手推了推对方脑袋,试图让他挪一下:“是这货偏要留下来给蘑菇送餐,自己送还怕人家不够吃,硬拉着我和浮云。”

 

“干,老子发型。”

 

“你有个屁的发型。”吴凡见他不肯让开,也不理牌了,双手齐上将那头看起来很柔软的金发给揉了个乱七八糟。

 

晓永把冷藏室的那盆鸡蛋端了出来,而邪教与他擦肩而过,似乎是想去冰箱那里看看:“你们守了一晚上就没有想到什么处理办法吗。”

 

“能试的都试了,我还有什么办法,智障术还是给它们来一段安塞腰鼓。”老仙依旧趴在桌上,声音沉闷,带着浓重的睡意。乱糟糟的发间还有一小搓金发坚挺的翘着,在无风的环境下微微颤动。

 

吴凡被感染的也打了个哈欠,一手托住下巴,放空的目光随着面前呆毛晃动的节奏游移着,似乎在思考如果随手揪掉会不会有什么后果:

 

“我们现在就等肥羊起来,试试圣光能不能净化了……再不行就只能把拉轰放进冰箱了。”

 

邪教蹲在冰箱前,尝试在手里凝聚了一些黑暗能量,却发现这些暗色的气息颤动了几下,缓缓浮起,自发的向着冻结的冰面靠去,试图渗透进那些肉眼看不见的缝隙。

 

“看起来黑暗魔法也没什么用,去叫下肥羊吧。”邪教中断了施法,沉默了一会儿又忍不住问道:

 

“为什么圣墓每次乱捡东西的时候都没有人拦一下的。”

 

“我特么也想知道。都是一窝生的,就不能学一下擎苍吗。”

 

“学擎苍天天跟在小猫身后跑吗。”

 

“我毫不怀疑哪天小猫说要去屠龙,他都会跟去的。”

 

“……我还是去叫下肥羊吧。”晓永黑着脸放下剥了一半的鸡蛋,橙黄的外壳下露出的是黑色半透明的蛋白:“……妈的狂战是怎么把松花蛋外壳做的跟正常鸡蛋一样的。”

 

 

 

 

肥羊步履虚浮,一步三摇的走下楼梯进入餐厅,晓永跟在后面,时不时的伸手拽一把,让他不至于一头磕在门框上。

 

这时餐厅里已经空无一人,正在晓永有些疑惑,准备回过头去走廊和客厅看下的时候,肥羊已经径直走到桌前,从水壶中倒出了一杯酸豆汁。

 

“呃……”

 

晓永眼睁睁的看着肥羊目光放空,豪迈的将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忍不住倒退了三步,有种穿上隐形衣直接溜号的冲动。

 

“你们怎么才下来。”声音从身后传来,晓永回头,发现老仙和吴凡打着哈欠站在餐厅门口,似乎没有进来的意思。

 

“肥羊睡的有点沉,我叫了好一会儿。”

 

“刚刚狂战过来,我们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直接把冰箱丢外面去……卧槽肥羊你知道自己在喝什么吗?”

 

原本睡眼惺忪的老仙在看到肥羊一脸木然的朝着嘴里灌酸豆汁的时候突然瞪大了眼睛。

 

而一旁的剑圣扶着墙,觉得自己站着都快要睡过去了:“妈的老仙你不是说丢完冰箱就要去睡了吗?”

 

“听完再睡也不迟啊,吴凡再去拿包瓜子来。”

 

“……”

 

吴凡不知道嘟哝了一句什么,但最终还是敌不过好奇心,跟着老仙晓永一起走进去,围着肥羊坐了下来。

 

“肥羊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大家开心开心啊。”老仙热情的招呼着。

 

肥羊连喝了两杯酸豆汁,似乎是稍微缓过劲来了,不过脸色依旧苍白无比:“我做了一个噩梦,吓死我了,我现在喝水都觉得嘴里一股子酸味。”

 

 

 

 

“你说你梦见拉轰抽奖,你抽到了一封情书,等回房间一打开发现你老婆从里面跑出来了?”

 

肥羊点点头,点到一半忽然顿住,紧接着又猛烈摇头:“……不是我老婆!”

 

“让我想想……”老仙摸着下巴陷入沉思。

 

“卧槽老仙你个假神棍还会解梦的吗?”肥羊一脸神奇,又带点期冀的看着他。

 

“不会啊,”老仙回了他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我只是在想怎么委婉的告诉你,拉轰前两天确实抽奖了……”

 

“咦,肥羊你醒了啊。”这时晨练完毕的浮云从外面溜达进来,一脸神清气爽:“你昨晚在房里干嘛呢?”

 

“?我在睡觉啊,还能干嘛。”

 

“你妈的捶了一晚上的墙啊,我在隔壁根本没法睡,敲你门也不应,只能下来跟这俩货打牌。”

 

浮云说着晃过去端起吴凡之前剥好的那盆瓜子,一边吃一边朝厨房瞟了几眼,觉得那里似乎少了什么。

 

餐厅的气氛僵硬了一下,随后吴凡和老仙刷的一声站起来就要离开,不过肥羊眼疾手快,几乎同时一手一个的抓住了他们:

 

“大佬救我!”

 

“救什么救,你自己去干她,”吴凡身体前倾,甩着手臂试图挣脱:“双B级而已,你不是之前还说能一巴掌拍死她的吗。”

 

“但是我虚啊,我就是一个辅助。”

 

“你已经是一个成熟的辅助了,”老仙拍了拍肥羊抓着自己的披风的手,语重心长的说:“开了怪应该学着自己去送了——再说你俩异次元恋那么久了,难得团聚一下,我们就不打扰了吧。”

 

“神特么异次元恋,你们还是人吗?”

 

“打怪你找狂战去。”

 

“主神空间打怪没分的吧?”

 

“那就杰森,他那么喜欢砍队友,偶尔也砍个队友老婆换下口味。”

 

此时晓永已经退到了门口,手里拿着隐形衣穿了一半,看着吴凡老仙一边和肥羊拉拉扯扯一边说相声,最终还是本着人道主义精神问了一句:“肥羊要不要我在你和浮云房间放两个蜘蛛雷,这样她不管从墙哪边出去都能炸?”

 

浮云:“???为什么要在我房间放蜘蛛雷。”

 

“我老婆又没有脚怎么炸?……呸呸呸,才不是我老婆。”

 

“肥羊你就从了吧。”吴凡经过不懈努力终于将手腕从肥羊的手中抽出,转身瞬间窜到门口,消失在了拐角处:“告辞。”

 

而老仙也不知什么时候解下披风,挂在了和他衣服配色很接近的高背椅上,不见了踪影。

 

“卧槽!”

 

肥羊看着瞬间冷清下来的餐厅,缓缓将视线投向仅剩的最后一人。

 

“……你们家暴我才不掺合,我这两天去澡堂睡。”

 

 

 

 

“你在想什么呢?”蓝色球体恰恰好的被装在一个方形空间内,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一次性卷轴召唤出来的东西到了时限当然就会自动消失啊。”

 

“噢……噢……是这样啊……”

 

金发碧眼的牧师似乎有些走神,略显迟钝的点头回应着,不知道是在遗憾还是庆幸。过了一会儿,他才踮起脚尖,虔诚的重新关上了柜子的门。

 

 

 

 

Fin.

190920

 

***

 

 

不重要的后记:

我和小伙伴原以为的擎苍:银毛酷哥

暗中观察后认知的擎苍:柔弱兔兔表情包.gif(s)

结论:擎苍什么时候能出道——

(就当他们在主神空间大规模杀伤性技能都不能用吧。

(那天我闲的抠jio,在我家琪太太关爱傻子的目光中把前十场的主题和分组大致整理了一下,如果没猜错的话个人战那次的机制上好像有个很神奇的骚操作。

我 好 想 看。

——还想知道第三场和第五场的分组。

一个没有标题的日常



*是的我还是搞了,写手太难了。

*我没搞rps这不是rps我从不搞rps(草。

*大量私设。

*我好想吃老司机组的粮(巨小声闭比。

 

 

 

***

 

主神空间没有昼夜和四季之分,或者说这间日式庭院内时刻与季节的体现完全取决于主神的心情。

 

比如现在,正午的夏日已经持续了快一个礼拜——这个时间当然也只是估算,在没有其他更好的计算方法的情况下,他们也只能选择相信佩德不知怎么鼓捣出来的那块机械表——深谙主神尿性的各位轮回者早早的就放弃了抗争,反正主神空间大致也算是个现代建筑,纳凉设备还是不缺的。

 

至少在今天之前还是这样的。

 

 

 

吴凡摊在走廊唯一一块有屋檐遮挡阴影上,衣服前襟全部扯开,仰天瞪着挂在上方的风铃,企图从那岁月静好的画面中听到一些能代表凉风的叮咚声。

 

“你稍微注意点影响啊。”

 

一块人形的阴影投下,老仙一头半长的金发胡乱的束在脑后,披风不知道丢去了哪里,亚麻的白色里衫袖子被高高挽起。

 

吴凡一根手指也不想动,撩着眼皮打量了一下对方,能看到有汗水顺着他的耳后沿着脖子落入领口。

 

“……祈雨在她房间里召唤了水元素,雪小姐她们都去了。”

 

“那还行。”

 

老仙在他身边一屁股坐下,靠在廊柱上,用力扯了扯自己的领口,伸手胡乱的在脸上和脖子上抹了几把。

 

“你们那里呢?佩德搞定中央空调没有?”吴凡有气无力的问,余光能瞥到在自己身旁伸展的裸足和两条光洁的小腿。

 

“没呢,修到一半热晕过去了,治疗术没什么用,”老仙用手作扇子状给自己扇风,起到了一定的心里安慰作用:“杰森正在物理叫醒。”

 

“物理叫醒还行……”

 

“我们去祈雨那儿乘凉吧。”

 

“她们三个女生在一个房间,你凭什么觉得会让你进去。”

 

“凭我是辅助。”

 

“雪小姐刚让狂战把肥羊拎出来。”

 

老仙神色颇为怪异的看了他一眼,停顿一下问道:“……你该不会是跟肥羊一起被拎出来的吧。”

 

“……”

 

“……”

 

“妈的有本事冬天不要来我这里蹭火焰刀。”

 

“……去买把冰轮丸吧。”

 

“没有钱。”

 

“众筹。”

 

“草……”

 

 

 

一道身影从屋内掠出,跨步跃过走廊上四条纵横交错的腿,顶着烈日径直走向庭院中间的那片池塘。

 

池塘里没有荷叶,也没有鱼,没有任何活着的事物,只有一个蓝色半透明的球体,像是没充足气的气球,在清澈的水中起起伏伏,四处飘荡。

 

吴凡先是眯起眼感受了一下那人衣摆带来的凉风,直到老仙肢体僵硬的戳了戳他的脑袋,他才缓缓抬起头,与老仙一起目瞪口呆的将目光投向站在池塘边的人。

 

毕竟不是谁都能在这个温度下依旧固执的穿着外套裹着围巾,双手插兜以睥睨众生的视角与主神交涉的。

 

……那大概是在交涉吧。

 

吴凡和老仙面面相觑,没有蝉鸣的夏季庭院寂静无声,也听不到任何交谈的声音。眼前的景象就仿佛是一幅静止画,除了站着那人周身隐约缠绕的黑色薄雾。

 

“老仙,我是不是眼花了,”吴凡有些窒息,这样的打扮似乎让他也有种被布料紧紧包裹无法散热的错觉:“我好像看到邪教在冒烟。”

 

“不知道,可能是熟了吧。”老仙也扯起自己的领口擦了擦鼻翼的汗水,眼神看起来很有些生无可恋。

 

“熟了还行……”

 

吴凡小声嘀咕的时候邪教已经转身在往回走了,比平时还要苍白几分的脸有半张都被浅灰色的围巾遮着,黑紫色的扭曲魔纹张牙舞爪的几乎要爬上额角。

 

他朝走廊上瘫着的两人望了一眼,没多说什么,只点了点头当打个招呼,就快步走进了室内。

 

 

 

就像坏掉的机械表再次被人拧上发条,在头顶上方挂了不知道多少时日的太阳开始向西落去,很快就进入了黑夜。虽然温度依旧是夏日的高温,但体感却是比太阳直射的白天舒适不少。

 

期间老仙倒了两杯水跑去祈雨房间,再回来手上端着的就变成了两杯刨冰。主神空间没有储备果酱,吴凡在客厅矮桌上的果盆里一阵翻找,终于从一堆柠檬中掏出了一个梨。

 

“……这好像是我上上上上个世界最后抽奖带回来的。”吴凡拿着梨不是很确定的回忆道。

 

“嗯,把它放下吧,”老仙点点头:“知道你非酋了。”

 

“草。”

 

“放了那么久里面肯定都烂了,还是柠檬吧。”

 

吴凡切了两片柠檬丢到老仙的冰里,自己则端起什么都没加的那份,一边吐槽“小巫女二五仔,做个冰都一股土渣子味”,一边吃了个精光。

 

 

 

夜幕降临,庭院里变得热闹起来,不知从哪里钻出的一道道人形影子开始无声无息的四下飘荡,原本沉在池子里的主神也消失了踪迹。

 

“哇……开始了,又开始了。”

 

吴凡再次瘫回到走廊的地板上,身后的屋内灯火通明,但庭院却像是被某种力量隔绝了光源,浓重的黑暗中只能看到幢幢人影。

 

“毕竟晒了这么多天,再不出来放个风,黑暗灵都要造反了。”

 

“他们黑暗阵营的也不容易。”

 

“想什么呢,”老仙瞥了他一眼:“真实的暗影系刺客早就找了个影子躲进去纳凉了。”

 

“……”

 

“而虚假的刺客只有一面盾牌,不知道是能扇风还是遮阳。”

 

“……草。”

 

吴凡在木质地板上翻了个面,摆出一副懒得理你的姿态:“……浮云人呢?”

 

“不知道啊,应该在哪个阴暗潮湿的角落快活的苟着吧。”

 

“……”

 

吴凡低声不知道骂了句什么,不算努力的扭动了几下,似乎是想爬起来,不过地板吸引力太大,没有成功。

 

“我晚上就睡这里了,”他宣布道:“然后让邪教派一只黑暗灵用盾牌给我扇风。”

 

“你猜他会不会理你。”

 

老仙挠了挠后脑,白天用来绑头发的绳子不知道弹去了哪里,半长的金发戳在脖子里的感觉让他有点烦躁:

 

“你怎么不让镜像给你扇。”

 

“镜像又没有战斗力。”

 

“没有战斗力拿个盾都不会吗。”

 

“拉轰说不会。”

 

“……”

 

“哎,我最惨了。”吴凡沉闷幽怨的声音仿佛是从地板下面传来的:“要钱没钱,要技能没技能,身边只有一个不会制冷的奶妈,一点用都没有。”

 

“???”

 

老仙顿时觉得自己的手控制不住的开始抽抽,奇痒无比:

 

“老子不会制冷但是会智障,来一发吧傻了就不觉得热了。”

 

“老仙你个浓眉大眼的不要骗我,”吴凡眼角余光瞄到老仙伸出的指尖真的开始闪烁金光,赶紧双手一撑麻利的坐起来:“智障术根本没有这种效果。”

 

“有没有效果你试一试就知道了。”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门边突然传来的声音打破了走廊上诡异的气氛,两人下意识的同时转头,就看到蓝发的机械师正搭着移门把手,满脸血的看着他们。

 

“草!”

 

“佩德你干嘛?!”

 

“关门啊,”佩德奇怪的看了他们一眼,他身后的室内隐约有凉风吹出:“空调修好了不关门的吗?”

 

“卧槽修好了吗。”

 

“那你的脑袋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我修到一半好像睡过去了,醒过来就这样了……”

 

“……可能是正义的伙伴看不下去你的挂机行为了吧。”

 

“?????”

 

“看起来我晚上不用睡外面了。”

 

“那你们到底要不要进来。”

 

“要的要的。”全敏加点的剑客一个鲤鱼打挺弹起来,猫着腰钻进屋内,几步之后就不见了踪影。

 

老仙慢吞吞的跟在后面,想了想,还是搓了个治疗术丢到佩德头上。

 

 

 

 

Fin.

190828

 

不重要的后记:

一个毫无内容的烂流水账,也不敢有内容,大量私设:

日式庭院是5%视频背景推测+95%个人趣味;

土元素手捣刨冰你值得拥有;

9012了我特么还是那么喜欢分梨梗;

黑暗灵设定参考诡秘黑夜途径(一个邪教苏);

还有一车私设没写的有缘再见吧(???

我想吃吴凡/老仙,还想搞邪教(发出内心的声音.mp3

我赌5毛他们不会来看lft。